Sheila Chan

细嚼慢咽:

“你们真见他掉下去了?怎么塘底翻过来了影子都没一个!”他这么一句喝问,塘边的孩子一哄而散,剩下几个窃窃私语的妇女远远站着,害怕偏又伸长了脖子往塘里看。谁冒出一句,“趁天光,赶紧再找啊!”他不知哪来的一股火,手里的簸箕扔了出去,剩下水泵还在突突的往外冒水。

极简主义:

雍容致殇:

孤独感
就是所有的吵杂经过耳膜、听觉神经,都变成万籁俱寂的过场。
繁花迷影通过了视网膜、视觉神经,皆转换成了黑白灰。